百姓故事:飞不走的约定

k8.com网站

2018-11-07

牵着风筝也牵着你老伴儿,老来为伴。

康占荣遇到贾文芳时已经76岁。

前妻因病去世多年后他一直未曾再婚,一个人支撑着家直到三个儿子成家立业,他才放下身上的担子,过起退休后清闲、孤单的日子。

贾文芳遇到康占荣时65岁。

两人有着同样的境遇,前夫去世,三个女儿也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。

其实俩人相遇应该再早一些,都是重钢的工人,一个扎钢,一个负责车床,在那个春天之前却从未见过。 直到退休,一次参加单位组织的退休老年人活动,两人才正式向对方介绍了自己。

一来二去,两人经常一起参加活动,开始慢慢熟络了。

他们有很多共同话题,聊天的时候常常聊到忘了时间。

他们聊过去,聊现在,也聊到了未来——他们决定和彼此共度余生。

“都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过,何不在一起作伴呢?”就这样,他俩去民政局领了证,成了彼此的老伴儿。

婚后的日子,除了彼此关心、照顾之外,老两口有个共同的爱好——放风筝。

康占荣闲来没事就会自己做做风筝,然后选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去放飞。 而贾文芳正好是知音,每每看他做风筝、放风筝,都打心里觉得有趣。

最好的爱恋莫过于如此,你喜欢做你自己,而她刚好喜欢这样的你。

康占荣很节俭,从来都自己亲手做风筝,街上没用的横幅,别人不用的布料,在他手里都会变废为宝。

“她说我放得好嘛,那我就放更高点。

”为了讨贾文芳开心,他也“奢侈”了一把,他买了一块三毛钱一米的风筝线,一买就是两千多米长。 贾文芳也不说什么,看着他在家里捣鼓了好几天做了个高近一米五,宽一米八的大风筝,她笑得眼睛都弯了,“能不能放得起来哟。 ”贾文芳有点不敢相信这个“大家伙”能飞上天。 第二天一早,康占荣左手拿着风筝,右手牵着贾文芳,俩人搭车来到朝天门广场。 “你站这儿看我。

”找几个路人帮忙拉起来,当时已经七十多岁的老头小跑几步,乘着风,没一会儿风筝就飞起来了。

眼看着风筝越飞越高,手里的线越来越少,这风筝一放就是上千米高,一旁的小孩、妇人,甚至是过路的人都忍不住夸赞,康占荣回头,贾文芳在一旁比着大拇指抿着嘴朝他笑。 那天,康占荣开心得像个刚谈恋爱的十七岁小伙儿。 看着风筝想着你此后的几年,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外,放风筝成了俩人共同爱好和习惯。 每天早饭后,街坊们总能看到两个老人牵着手拿着风筝走在广场上、公园里。

他们也会一起去远一些的地方,磁器口、鱼洞、璧山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。 无论去哪儿,都是出双入对。 可时光似乎在考验两个老人的爱情。

2008年春节前后,贾文芳突然因为脑血栓导致身体瘫痪,那两个月,康占荣再没有碰过风筝,洗衣、做饭、照顾瘫痪的老伴,他有点体力不支。 孩子们提出接母亲去家里照顾,他怕麻烦,索性请了保姆小杨来帮忙,照顾贾文芳的衣食起居。 有了帮手,贾文芳主动提出来让康占荣没事儿再去放放风筝,放得高不高,风大不大,旁人夸赞没有,这些都可以回来说给她听,康占荣应承下来。

只要不下雨,他就如往常一样出去放风筝,只是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。

于是每每风筝飞上天空,他都会紧紧攥着手里的风筝线,看着那乘风而上的风筝,惦记着在家里等他的贾文芳。 瘫痪久了,原本温和的贾文芳脾气难免变得有些急躁,有时连保姆小杨都觉得老太太脾气太差,康占荣却总是笑嘻嘻地哄着她,想尽办法让她顺心。 “他对她是真的好。 ”小杨一直重复这句话。

一天傍晚,小杨在小区推着贾文芳准备赶回家做饭,但贾文芳想在外面多待会儿。 无论小杨怎么解释,她像个孩子般生气地说,如果不推着自己逛就要向康占荣告状。

这时,正在气头上的贾文芳遇到了放风筝回来的康占荣。

远远就看到贾文芳头上戴着的花头巾,康占荣一路笑着走近,说:“哟,你戴上这个头巾怪好看,就跟那上海姑娘似的。

”原本还在生气的贾文芳被逗得咯咯直笑,吩咐康占荣推自己回家做饭吃。

因为瘫痪在床不运动,吃多了或者吃不消化的食物容易造成积食,小杨都会给贾文芳准备流食作为晚饭。 但是贾文芳却吵着想吃肥肉,康占荣就像变戏法一样从包里取出路上买好的肉说道:“看,这是啥?我就知道你馋了!”他一边递给小杨,吩咐她去做,一边和贾文芳商量:“我们俩一人三块肉,哪个都不许多吃!”放着风筝想着你就像照顾孩子一样,康占荣在保姆小杨的帮助下,呵护了贾文芳6年。

2014年的清明节,小杨照例给贾文芳喂完早饭后就出门买中午做饭要用的菜。

回家时,她见贾文芳已经睡着了,便轻手轻脚地开始做家务。 没想到,贾文芳这一睡竟再也没有醒。 小杨发现后,赶紧通知了老人的孩子。 孩子们匆匆赶到,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她去小区门口等康占荣,原本说好今天放风筝回来要讲故事给贾文芳听的他,还不知道老伴儿已经离开。

“哦。 ”站在小区门口,听到保姆告诉自己的消息,康占荣只说了一个字,低头看看手中的风筝,他木讷地朝家的方向走去。 看到往日和自己嬉笑的老伴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康占荣站在一旁呆了足足3分钟。 然后终于回过神,走到床前,俯下身子,把贾文芳耳鬓的头发捋在耳后,拉了拉身下不平整的衣服。 康占荣没有落泪,只是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哑,嗓子像被什么卡住了似的,他对贾文芳儿女们说:“她的衣服让我留着吧,算是个念想。

”如今,装着贾文芳衣服的柜子还摆在卧室里,里面的衣服都整整齐齐用衣架挂了起来,就像她还在一样。

一进家门就能看到许多玻璃相框,有的挂在墙上,有的摆在柜子上,相框里嵌着一家人的照片,最右下角那张是康占荣和贾文芳的合影,两个人笑得像孩子一样。

康占荣已经97岁了,当年的往事许多他已经记不清,但唯独记得和贾文芳的约定。

只要天不下雨,他就会带着风筝去放,“放着放着就想起她了。

”他用自己的方式,祭奠着她。 现在,康占荣还想在自己有生之年开办一个风筝展览馆,好让他堆放在楼道里的几百只风筝找一个“家”,他也可以重温和老伴儿走过的岁月。